油墨人才网 招贤纳士网联盟网站
切换行业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职业规划 HR岗,能否三十而立?

HR岗,能否三十而立?

发布时间:06-21  
我们发现,在人力资源领域,三十而立似乎并不成立。

我们从这20名HR中选了3位,分别是即将奔三的90后女孩高高、35岁的人力总监郭霞和刚刚转做猎头、即将40的杨素萍。

他们都有着各自的迷惘与无奈,而产生这种无奈的主要因素,则是现阶段,他们难以改变的所属城市和任职企业规模。

据统计,全国约70%的从业者都在中小型民营企业任职,而这些企业大多分布在三四线城市。

这无疑让绝大多数人力资源从业者的职场生涯一眼就能望到头。

‘稍稍市侩,不下小人’的90后

在地铁上看手机的高高

90年的高高已在一家小公司做了两年HRM。

女老板和她同龄。

“女的嘛,事儿多。”

但很快,她又表示:也是因为她的要求多,我的成长其实都集中在这两年。

13年本科毕业后,会计专业的高高在机缘巧合下从事了人力资源行业:表哥的公司需要一名HR,她被拉去顶了几天。

那几天的经历让她产生了一个想法:或许我也可以做HR?

就这样,半路出家的高高开始了自己6年的HR职场生涯。

“前四年就是‘带皮’的,‘带皮’就是说没有踏踏实实一直做HR,中间还做过一阵子销售。”

至于为何做销售,她的答案很简单:为了多赚钱。

为何后来又回来做HR?因为销售没赚到钱。

实际上,高高一直都没怎么赚到钱。有时实在不够用了,会问家里借点。

两年前,她进了现在这家公司。同龄女老板风风火火的性格反倒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在职场上的成长。

两年时间,她做到了人力资源经理。而工资却仍不理想:一个月5000左右。

女老板常常临时有了想法,就立马布置下去,要她赶紧把方案拿出来。这逼得她不得不报各种课程去恶补那‘带皮的四年’没有专研过的专业知识。渐渐地,她从被动转为主动,自己去学习那些专业课程。

但她的自主学习准确地说,并不是为了那个女老板,而是为了自己。

两周前,她已提出了辞职。

说到这件事,高高这样说到:

很多人都没办法适应我们老板的节奏,但我已经跟了她两年了,怎么会不适应呢?我想走不是因为这个。一开始,我的确能力不够。为了满足她的突发奇想,我不断学习,直到现在,我还在学习。但当我越深入了解人力资源后,就越意识到,矛盾的焦点在于我和她对人力资源的认知不一样。

在她心里,人力资源只是一个辅助部门,充当一个执行者的身份。她才是销售部门的老大。一年前,我已经发现了公司业务上有些问题,给老板提了建议,但无论是老板还是部门经理,都没人赞同我的想法。毕竟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Hr。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公司终于按我一年前提的建议来改了,但我的定位,还是一个没有话语权,用来给老板和业绩背锅的角色。

那么这个锅,我肯定是不能背的!

朋友对她的评价是任性,但高高说,她只是不喜欢受委屈。

她自己给自己的评价是:稍稍市侩,不下小人。

离职后的自己能做什么呢?高高自己也觉得迷茫。大学里的会计专业早就丢了,也做过销售,但自己好像并不适合做销售。只有人力资源,积累了6年经验,不用从头开始。

“听起来,好像选择做HR因为这已经是你的最优选择了。”

“也不算吧。因为说实话,我的确能在这份职业里找到价值感,尤其是,当我往人力资源领域深挖的时候,发现其实这里边还是有很多东西的,并不只是简单的招聘。这条路,还是可以往下走的。”

最后她说:

“我不后悔做HR。”

寻找人生方向的HRD

冲浪的郭霞
cr:摄于5年前,郭霞本人提供

国外自助游、潜水、冲浪、健身、美容……

35岁的郭霞生活其实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光鲜。

08年毕业后做了北漂,在培训机构做销售的郭霞对当时机构里的老师十分崇拜。

“他经常带着我们去各大企业指点江山。”

紧接着,郭霞换了一家知名公司,从人力资源专员一路做到了人力资源经理。

在北京独自打拼的六年里,她一步步,从一个职场菜鸟,成长到能独立承担招聘、薪酬、绩效、培训、员工关系等各个模块内容的人力资源老手。

三十而立,郭霞却在30岁时离开北京返回了自己家乡——一座西部省会城市。

“说是省会,其实应该算三线城市了。”

而回家的理由很简单:年纪到了,不能再漂下去了。

回来后才发现,在那座城市,要再找一个跟之前待遇相差不大的工作真的很难。

“好的单位说白了大多都是靠关系才能进的,我选择现在这家公司,最重要一点就是这个老板也是80后,他的思维方式我很认同,只要有能力,都会给机会,而不是说还考虑对方的背景关系。”

刚进公司头两年,郭霞干劲十足,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在她家乡,能给到这个薪水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公司也愿意提供各类福利,能给的都会给,还给她配了专车。

以为遇到伯乐的郭霞在公司呆了4年后,也陷入了迷茫。

最早在北京的时候,她进入人力资源行业其实也算是个意外,但她觉得自己适合做这行,并认为自己能做到总监级。

现在的她已经成了人力资源总监了,可工作的价值感却在不断流失。

公司不再需要人力资源掌握话语权,老板一句话就能改变先前制定的规章制度,原则性越来越低,人力部门逐渐成了行政部门。

这让她感到不安:虽然钱还是那么多,但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工作,感觉自己好像不配拿这么高的薪水。

这半年以来,她一直在问自己:下一步呢?我该怎么走?

创业?不具备这个能力。

跳槽?在那个三线城市,可能已经没有更好的平台给她跳了。

“去年面试时,我看了那些面试者的简历,大概50%的人从上一家离职原因是公司发不出工资,今年这个数字差不多到了70%了。”

于是,完成了最初愿望的郭霞,顶着HRD的头衔,每天加班做着琐事。

在这困惑的半年里,她逼自己坚持学习英语(已学习97天),定着闹钟每天下午6点,有时候睡觉会突然想起来今天忘了学习,又赶紧爬起来学完;在报名的最后一天报了人力资源一级,只有2个月的时间备考,每天晚上12点以后睡觉,复习手稿堆了整整半包A4纸……

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情后,得到一个相对好的结果,这是她一直以来都很享受的过程。

郭霞每天的行程都很忙,只能用周末的时间陪孩子。每到周末,她都会在各类饭局穿梭,再抽出时间来,带孩子做户外活动,或者去书店看书。

她也承认人力资源这一行,其实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参加HRbar的训练营后,她看到许多跟她同一级别的同行好像并没有像她这样迷惘。

“都是D,但是这个D与D之间含金量的差距,其实还是很大的。”

而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很现实:那些仅靠本职工作就能获得价值感的HRD们,要么是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要么就是在房地产这类体量更大的行业。

“离开北京后悔吗?会后悔。但那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家在这儿啊。”

在那个城市,现阶段的郭霞几乎无法通过跳槽实现进一步突破。于是,她利用本就不多的空余时间代理了一个化妆品品牌。

谈到那个代理的化妆品,她说:

“其实就是微商了。但看到有两个认识的朋友,也是女的,和我差不多大,做微商都比我赚的多,我的性格很难接受这种失落感,而我的本职工作也没有价值感。”

“从做HR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要做到HRD。但做到了以后呢?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做微商代理?我只是想找到自己接下来的事业和人生的方向。”

郭霞其实并不缺钱,丈夫的薪资在那个城市也算顶尖,家里刚刚买了第二套房。

郭霞缺的,是一座更有活力的城市。

用‘习惯’对抗生活的猎头

“我没什么资历,简历资料您就将就着看看吧。”

这是明年就将迎来不惑之年的杨素萍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四十不惑。

但人到四十,上有老下有小,职场竞争力也比不过年轻的新人,随时准备着面对职场瓶颈,甚至还有被裁员的风险。

杨素平所在的城市既不是北上广一线,也不是什么省会城市。有着近20年工作经验的她,呆过的企业都是50~100人规模的私企。

“那会儿,我们这好的企业都在郊区,因为成家了,想着工作要离家近,都没有考虑过。那后来呢,就导致了我们想进大公司,发现就没有办法回流了。人家不会再用你这种小企业的人了。你只有从大企业往小企业走,没有办法从小企业从大企业走。所以就业的范围就越来越小。”

谈到上一份工作,她说得最多的就是真的没有办法。

“利润点太低了。”

“训练营老师教我们做了一些数据测算,但公司真的没有空间让我们做变革。很多数据老板都没有办法给到我们,因为都是很混乱的,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那个公司20多年了,每年都在亏本。老板借钱给我们发年终奖,我都忍不住替他觉得可怜。”

上六休一,加班做杂事也是常态,经常晚上八九点才到家。晚饭还没吃,就先检查孩子作业——她有三个快上初中的孩子。

孩子作业检查完后,都十点多了。接着吃个晚饭,洗漱一下,就十一点多了。每天到了这个时候,才是自己的时间。杨素萍把这些时间全用来听课和写训练营作业。

有时加班晚,十一点多才回家,孩子已经睡了。早上出门时,孩子还没起,看两眼就走了。

杨素萍说自己也没什么兴趣爱好,空余时间就是看看书,听听课。但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带孩子去外面走走,尽量满足孩子的需求。

“我们那代人就是这样的,要干活的。不像现在的90后,条件那么好,从小就培养艺术或者其他方面的兴趣爱好,读的大学也好,我现在工资可能就是有些90后的零头,房子什么的也都只能靠自己。”

“有的年轻人上班,一个月2000多,3000多,可能家里人就不要他上班了,在家准备考公务员就行。可我们不像你们这代人,不敢停下来。”

即使在训练营中经常被老师夸奖,但杨素萍的工资水平在同期学员中,已经算很低的了。

因为当地企业对她现在岗位能给到薪资上限就是这样一个水平,再高就给不起了。

“有的同学说自己用一两年的时间就帮公司招了200多人,但实际上,我也可以。只是我们公司的体量支撑不起这个数字。在我们这个地方,这个行业,近百名的员工数量其实已经算很大的规模了。我拿不出什么具体数据去和一年招200个人的同学比。”

这并不是个例,据HRbar人力资源学院调研,全国70%的从业者都在中小型民营企业任职,这些企业大多分布在三四线城市。

任职公司的体量太小,这无疑让绝大多数人力资源从业者的职场生涯一眼就能望到头。

杨素萍也尝试过转型,她经过商,带过团队,但都没能坚持下去,因为她觉得,没有一样其他性质的工作,能给她带来像人力资源那样的激情。

“做HR的话,每招到一个人,我都会有激情和价值感。”

因为要照顾孩子,时间上实在排不过来,杨素萍辞去了上一份工作,转做猎头。

“因为这也不算转行,而且,年纪大了,择业范围真的越来越小了。”

现在的她双休,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孩子。

人到四十,真的能不惑吗?

杨素萍说,到了她这个年纪,该折腾的也都折腾过了,踏踏实实过日子就行了,心也不再放那么大了。

对她来说,工作和生活其实很难分清,不过她说自己已经习惯了。

从小到大,他们那代人就是这样在生活的磨难中‘习惯’过来的,而且,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又怎么会不开心呢?

她没有什么困惑,唯一的遗憾就是年轻时没去大城市发展过。

但她却并没有将自己和行业的瓶颈完全归结于城市和行业。

她说在许多从业者还不专业的时候,往往喜欢自以为是,这会给企业留下这个岗位的人喜欢瞎搞,浪费老板的时间,让这个岗位在老板心中的重要性没那么高。部门负责人也总是觉得企业的HR是在给自己添麻烦,而不是在帮自己,进而全行业都认为这个岗位并不是很值钱。

相较于城市、行业这些很难改变的客观限制,我们唯一能突围的办法只有科学系统地学习专业知识,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和认知水平,将人力资源直接同企业业绩挂钩,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为企业创造价值,为HR正名。

成为一个强大的HR

和男友在回民街买小吃的高高

90后的高高不喜欢买包,她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同龄人会花两个月甚至三个月的工资买一个装不了多少物件的名牌包。

她平常喜欢逛逛淘宝,买化妆品和衣服;每天睡觉前最后一件事都是放下手机。而她最喜欢的事是吃,尤其是吃肉。

葫芦鸡、肉夹馍、羊肉泡馍、肉丸胡辣汤……西安美食她张口就来。

每天的安排都大同小异:上班,下班,玩,现在就是再加一个赶训练营的作业。周末则是上课,约会。

夜幕下的回民街饭馆林立,各种各样的清真食肆与摊点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其中不乏当地人最认可的老字号小店。

“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各式小吃间穿梭的高高回答了我最后一个问题:

“一个强大的人。”

愿天下所有HR,都能成为一个强大的人。
我要评论
昵称:
QQ咨询